春节淮南/寿县旅游见闻

春节先带家人去了苏州,然后和朋友去了淮南。

最初想要去淮南,是因为抖音上把淮南称作“长三角里的鹤岗”,这里有 10 万及以下一套的房子。

感觉比起鹤岗来说确实更宜居,气候方面更好,商业也比鹤岗发达很多,市中心八佰伴那个商圈,几个商场加起来可能有荟聚那么大,除了八佰伴商圈之外,吾悦和万达商圈也不错。

你在一线城市日常消费的大部分消费品品牌在这里全都有,一些中产轻奢和特别生活方式的品牌是没有的(比如 Blueglass 和 Lululemon)。

但也不是说就完全没有那些属于城市中产的生活方式,比如我忘记哪个商场里了,有一整层是大型密室逃脱,整的和日本那种沉浸式互动鬼屋一样,这种业态反而在地价贵的北上广深搞不了。

我去的时候正好赶上一个商场办漫展,怎么说呢……质量好不好另说,我觉得二次元浓度比这几年的北京高多了。

商业综合体之外,夜市和早市也都很旺,一眼望过去消费欲很旺盛,不像是“衰退型城市”。

到处是金店,金店挤满人,感觉大家都很有钱。不过这个可能是安徽过年风俗?因为我去寿县,街上的金店也一堆人。

之前远程做功课,觉得这样的城市 10 万以下的老破小可能在非常偏远的位置。

实地看过之后其实多虑了,啥郊区啊,这种三线城市的地理规模,所谓的郊区也就是北京从劲松到三里屯的距离——电动车可达。

比如安徽造纸厂附近就有很多价格很低的老破小,这个废弃厂区到万达商圈和市中心八佰伴都是 5 公里多点。这样的距离,放在北京和上海,中介都敢用“紧邻”形容。再远一点,淮河对岸(需要 1 元轮渡)这样价格的房子就遍地都是了。

短暂观察唯一的缺点是淮南市似乎没有共享单车和共享电单车,这对于一个城市密度与规模刚好适合骑行的城市来说有些遗憾。

另外就是,10 万元左右的房,买回来自住的话,装修成能住的样子估计也要 10 万元(不知道当地装修价格,按北京估的)。

还有个额外的点,街上年轻帅哥很多,不是帅哥的也都很注重穿搭,人群整体给人一种“很潮”的感觉。注重外表的人的密度明显高于北京和深圳。

我把以上的内容发到即刻的时候,还产生了一些讨论。

比如说,有几个人都说是不是节后就没那么热闹了,我其实也有这个疑问。但根据我微博上 @顾扯淡 转发下当地人的回复,我拍摄的那几个地方,平时人也那么多:

但另一方面,我觉得平时人稍少一点也好。毕竟喜茶、霸王茶姬、海底捞这些店在淮南又不是刚出的新店。能一直开着说明一找当地的经营成本是能活得下去的,那平时人少一点还不用排队,不是 even better?

另外,就是即刻网友@周阿包 在我的原即刻下贴了一条自己曾经发过的朋友圈,内容如下:

我觉得写的特别好,就是淮南给我一种“祖上阔过”的感觉,就是明明大家都说它不行了(资源枯竭型城市、收缩型城市),但你第一次去就知道这个地方“祖上阔过,并且现在也比大部分地方阔,至少心态是阔的”。上一次给我这样感觉的城市是沈阳,当然沈阳的感觉更浓烈。相比之下,鹤岗虽然是国内舆论场上最早引发关注的“资源枯竭型城市”,但因为它的规模真的太小了,反而根本就看不到它曾经有过辉煌的痕迹(也许就没有?)。

淮南的新房价格是 7000 元一平左右,在安徽省也许算低的,但逼近一些东北的大城市,可见把淮南形容成“长三角的鹤岗”,显然是低估了淮南。而之所以有 10 万元及以下的一套房,也是因为这里曾经的腾笼换鸟。

10 万元以下一套的房子,大多数是 30 年房龄左右,40~50 平左右的老破小,来自以前的国有企业职工宿舍或大院。依照现在大城市年轻人的水平,应该是没法住的。

但我觉得如果真的想躺平,也不是没有法子。比如你想要个 200 层的平层,那直接买肯定不是这个价格。但你可以买 4 个相邻的老破小,把楼道封起来,这样就变成大平层了。这种做法,在现在许多北京的老破小里也很常见,但北京的老破小一套也要 300 万起,所以魔改的性价比反而没有那么高。

淮南说完了说寿县,毕竟我实际在淮南市区只呆了一天半,我真正作为旅游的目的地是淮南寿县。

在去做寿县旅游攻略的时候,我就发现有个奇怪的现象。在很多旅游博主发的寿县旅游 Vlog 里,会有寿县本地人在下面评论“寿县不是淮南的”。

然后我就去搜索了一番,发现寿县和淮南确实有那么一丁点冲突(这一点在我打车去寿县时的淮南出租车司机那里也得到了证实)。

如果你不是淮南当地人,但又听说过淮南,那大概会知道淮南是个历史名城,西汉大家刘安在这里写成了著名的百科全书式巨作《淮南子》。他也是在当地的八公山发明了豆腐,可以说是中国豆腐的发源地。还有诸如三国上知名的“淝水之战”,也是发生在淮南。

然而,现在我们所称的“淮南”,与历史上那个知名的淮南其实关系不大。寿县,才是历史上的淮南,是西汉时淮南国的首府,也是袁术称帝、寿春三叛、淝水之战的发生地。而现今的淮南,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才因工业需要依矿而建的现代城市。

更糟糕的是,在建国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寿县归属隔壁的六安市,直到 2015 年才划归淮南。大体上说寿县人对淮南市会有一种“被夺舍”的感觉,因此演化出了“寿县不是淮南”的舆论。

这种内心的冲突,在疫情期间还衍生了一些小插曲,Google 能搜到我就不复述了。

回到寿县的游记来……

来寿县之前,其实我以为我这次出行选择完全是个冷门景点,但完全没想到寿县火到像是在打淝水之战。还是先看图吧:

我们是初二到的寿县,以为已经是人流高峰了,没想到到后几天人越来越多。以至于后来我们要提前退房,酒店喜笑颜开。因为我们房间定的早价格还便宜,酒店每天接十几个电话问还有没有房间。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在大年初二的晚上新闻联播用 15 秒左右报道了寿县古城,引了一波大流。

寿县的县城格局对我还是比较新奇的,它和那种腾空之后完全进行景区化改造的古城不同,至今仍然承担着“老城区”的生活、工作和学习作用。也就是说,你会在寿县古城里看到医院、学校、民居、浴池、商场,还有……文物古建。

里面最破旧的那些房子,反而看起来是上世纪 70~80 年代修建的居民用房(不管是商场还是民居),因为所有的古建筑都已经被当做旅游景点重新修缮过了。而那些上世纪城市生活自然生长出来的现代建筑,反而却因为没有价值无人问津。据说寿县目前正在进行 AAAAA 级景区的申请,所有的施工改造都已经暂停了。如果申请成功的话,其中作为最主要入口、商业最繁华、也是最破烂(现代建筑)的南大街,可能也会改造成北门那边的仿古建筑吧?

另外,就是对县城商业的观察,怎么说呢……我只能说寿县的物价和消费能力是真的不差。说几点:

首先,古城里的一个看起来世纪初开的小商场,阿迪达斯、耐克、李宁、安踏等一线运动服品牌齐全。

然后,整个县城里有三家肯德基、一家星巴克、两家喜茶、两家茉酸奶和一家必胜客,并且在过年期间霸王茶姬的等待时间超过了 60 分钟。

寿县有三个较大的商圈,一个是古城里,是上世纪城市生活自然生长出来的。另一个是在古城南门外,联华商场附近 应该是在 21 世纪第一个十年发展起来的。再有一个就是震撼到我的“寿春国际港”。三个商圈至少在我去的春节期间,都十分活跃,尤其是寿县古城里的老商场,竟然还有人逛,这个是北京很多老商场都做不到的事情。

寿春国际港是一个外面看起来像大阪梅田阪急,里面像合生汇的商场……入住品牌、商场规模以及经营方式都超出我对县城商场的认知。

在寿春国际港上有一个摩天轮,买票是 38 元一人,然后商场消费 199 元也可以兑换一张票。我春节去的时候,坐的人是络绎不绝,饭店餐厅家家排队。

寿县里有个在县城里还算不错的徽菜叫“聚红盛”,这家店甚至做到了在整个春节期间(不是年夜饭),晚餐时段不零点,套餐价 666 元起(3~4 人)的售卖方式。这是很多大城市餐厅都不敢有的底气,而在这里,就这个套餐你甚至最好提前预订,否则是吃不到的。

最后,就是在寿县……如果在随便一个摊位吃淮南牛肉汤做早餐的话,一个成年男性要吃饱大概要 20 元,这个消费水平甚至和北京差不多了。然而我看本地人也都默默吃了,并非都是游客的样子,只能说让我觉得经济是真的恢复了。

评论尸 的头像

如果你觉得本文有信息增量,请:

喜欢作者

喜欢此内容的人还喜欢

 

精选评论

  1. signal 的头像

    高中待在那,感觉没啥活力,后来很久没去了

    1. 评论尸 的头像

      和北方大部分城市比起来太有生活活力了……

  2. pakeh 的头像

    就餐饮来说,二三线的餐饮不便宜。

    1. 评论尸 的头像

      还是看地区差异,我之前去山东的一些经济感觉还没有淮南好的三线城市,餐饮就很便宜,和当地人的消费习惯应该有较大关系。

  3. JamesD 的头像

    不知道当地抽烟的情况怎么样?我本来已经在考虑离开北京,过年回了趟老家直接给抽烟文化劝退了。无时无刻无人不抽,真的受不了。

    1. 评论尸 的头像

      淮南抽烟的人还是比北上广深多,在县城的话,甚至会出现在商场室内抽烟的现象。

  4. sym 的头像

    淮南本身就不是什么衰退型城市 本地仍旧有非常多的电力公司和煤化工企业 非私营工资常年位居安徽省第一第二 所以外出打工人士在安徽来说不多 十万块的房子也都是计划经济时代破产的淮南有非常多的国有企业央企老住宅楼 本地人很少有继续在那里住的 造纸厂那个楼外立面还是跃进楼 房龄四五十年了…当然卖不上价钱 光那条街 有四家瑞幸 整个淮南市区 有四家星巴克 七家喜茶 奈雪 两家海底捞 瑞幸大概20家左右 就算不是春节假期 淮南还拥有安徽理工大学 淮南师范学院 淮南联合大学等等高校 年轻人是不少的